广告合作Telegram:@tang6668
7788rrr.com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首页 » 欧美馆 » 为了美美的被拍勾引摄影师肏她中出口交吃精

影片介绍

在线播放地址

【强烈推荐】下载APP 看片速度提升100%

影片详情介绍

据上《久久精品手机观看》报道 那时年少(第二章 倩影娇嗔)分类:小说阅读(238)《久久精品手机观看》投稿:醉双2021《久久精品手机观看》-07-18    第二章 倩影娇嗔  陈州是透《久久精品手机观看》着古气息的小城镇,历史的气息如浓郁的美酒佳酿从这片黄土地记这片碧绿汪汪的水波里散发出,弥漫在小城的每一个角落。嗅着熟悉而诱人的味道安然的走着,连散步也不禁令人荡气回肠,萦胸满怀。历史给予这座小城无尽沧桑的梦境,从先人有文明至而今,这座小城的气息从一开始就未停留过它独特而又氤氲的魅力。不知五千年前的先人鼻祖伏羲为何会千挑万选而最终选择定都于此,那是此地名叫“宛丘”,亦因此人类文化拉开了从野蛮逐渐步入文明的重要一步,中华文明的史诗新篇章也由此而开始。璀璨的文明渐渐蔓延散发,又经历朝历代的无限继承播广并推陈出新,文明终于在整个大地生根发芽,散播种子,在开花结果,如此般代代相传不惜。不禁感叹,这儿是人类文明的开始源泉,也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不禁又陷入了一场场难以自已的美好回忆,竟渐渐的忘记了自己的存在。我不停的转着头,看着这座小城里的每个角落,那些熟悉而亲切的面孔。  正当我沉浸于斯之时,突感额头一痛,同时听到一声娇斥之声嗔道:“哎!小凡子,你有胡思乱想啥呢?你这是要背着我去哪?”我不禁一怔,这才有回忆起不久前答应丫头的事来,于是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道:“没,没想什么,我这就背着你去吃火锅成不?”于是漫不经心的又向前路走去。她一脸不悦的瞪着我,而我又由于背着她而无法看到她怪异的表情,所以依旧悠然信步的朝着某个方向走着。由于刚才陷入了一片沉思之中,我竟不知自己走错了方向。但很快我的额头又被暴打了一顿,“啪”的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紧接着是她的大叫大嚷:“你确定这是要带我去吃火锅吗?”我用左手抚摸着依旧生疼的额头,又不禁怔在原地,望了一下周遭地位,哑然失笑,原来竟不知不觉的来到了购物街了。这是她又嗔怒道:“你想干嘛啊,小凡子,你想让我吃‘衣服’之类的东西吗?”我不好意思起来,但想了想,有正色道:“哦!对啊,最近手头有些紧,需先把你找个‘当铺’当几两银子,然后才能请你去吃火锅。”但这句话才说出口我就大悔起来。果然,瞬间我的两耳火辣辣的疼痛起来,这丫头又开始了在我的身上作威作福。无奈之下,我不得不求饶道:“好,好,好,怕了你了,我求饶,《久久精品手机观看》行不?”她大叫大嚷道:“本姑奶奶饿啦,快领我去吃火锅啦。”于是我找准方向,向目的地小食城进军。  天色逐渐地阴凉,日已近薄西山,缕缕微风飘入身躯,有种难以明言的舒服适宜感。这一时的美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没走几步,我终于感受到了腰酸腿乏,但再坚持住走了一阵之后,终于还是忍耐不住用试探《久久精品手机观看》性的言语问丫头道:“丫头,那个,可不可以让我休息一会儿。”他似乎没有听明白,用一双疑惑的大眼睛死死地叮嘱我,许久才无精打采的问道:“嗯,什么?”我又嗫嚅的说道:“可不可以……就是……我一直这么背着你,是吧!呵呵,感觉有些累了,所以,可不可以,你应该懂得。”她侧着头,想了想,似是终于悟懂了我的言语道:“可以啊……”她话还没完,我早已大喜过望,连声道谢:“唉!太好了,丫头真是体恤‘民情’,丫头可真是太好啦!”于是迫不及待的把她放下来,却没想到她死死的手脚并用夹紧我的身躯与脖子。我有些怒道:“干吗?不是说好的吗?”他却大叫大嚷道:“什么说好了《久久精品手机观看》的?我的话才说一般好吧!是你理解错误,听好,本尊下面的话是等你大累之后才允许你放下我,这次可听明白了?”我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什么意思?什么大累不大累的?”她幽幽地道:“意思就是你刚才不是只说有点累嘛!”她故意强调了“有点”二字。我听她这么说,回忆了刚才的话,发现确实这么说过,于是点了点头。她见我点头,继续补充道:“这不就了解了吗?”我听她如此搪塞,气的白眼上翻,急忙争辩道:“丫头,知道什么为谦虚不?我说的‘有点’那是在谦虚,懂吗?”她亦争辩道:“什么谦虚不谦虚的,我是不管,我只知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男儿说过的话就应掷地有声,断金碎玉。”听她这边不讲理,我早已浑身打颤,没想到这丫头竟如此扯着毫不相干的话,我不服道:“什么‘驷马难追,五马难追’,我又不是再发什么誓言。”她喋喋不休道:“反正我不管,我就是不下来,死也不下来。”我终于佩服了什么是“女人”,不,准确的说是“女孩儿”。有一颗幼稚的小脑壳是十分必备的,但这话毕竟是不敢开口说的。  我不禁渐渐地纳罕自己当时为何会糊里糊涂的爱上了这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觉得她简直有些“发育不良”。想到此,再也忍不住哈哈一笑。她用狐疑的目光盯着我,不就在其鼻田发出两三声“哼哼”的声音,我大感不妙,知道“东窗事发”,她一定有了些许怀疑。但觉脊背发凉,觉得大事糟糕,却没想到急中生智,立刻走起路来跌跌撞撞,果然此招起效甚佳,她大惊失色,忙问我怎么啦,我忙道:“小姑奶奶,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吗?你太肥了,本小哥早已严重超载。”话声普毕,她又开始用双手不停地对我捶打,我走路更加颠簸,她不免被我吓的花颜失色,早已住手不再击打我的后背,我见计谋得逞,于是更加得意,摇摇晃晃,有两三次险些把她跌下背来。可是她双脚双手更加有力的加紧着我,我此时已有些透不过气来,不得不停住脚步,她手臂终于松开,我早已憋得脸红眼凸,猛然觉得气管大畅,瞬间咳嗽起来。丫头终于有些害怕,不免担心的问道:“真么啦,逸凡,你还好吗?”我喘了几口大气,这才缓缓的说道:“我的小祖宗,你能下来吗?我只是世间一生灵耳,经不起你此般的折腾。”她吐了吐舌头,幽怨道:“谁叫你吓我来着?”过了会她终于不忍道:“好啦!免了你的死罪。”我大喜至极,如同遇到大赦,喜滋滋的将其放了下来。但见丫头一双妙目深情地望着我,幽幽的叹了口气,随即掏出兜里的纸巾帮我擦着汗。我闻着从丫头身上散发出的那股淡淡的兰花香味,只觉此时的她吹气如兰,不自觉望着她痴痴憨笑。她看着我深情的摸样,笑道:“你这是怎么啦?”我摇了摇头,没说任何话。他嗔道:“你真像个小孩子。”我说道:“有你在身边,我可真想永远长不大。”她羞涩的低下了头,不再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