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Telegram:@tang6668
7788rrr.com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首页 » 国产馆 » 明星淫梦-迪丽热巴 一日多次性爱 下

影片介绍

在线播放地址

【强烈推荐】下载APP 看片速度提升100%

影片详情介绍

据《奇米影视第4色》介紹 莫言小说的语言特色解读分类:笔记阅读(280)投稿:问凝2021-07-19摘 要:在我国作家群体中,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小说家莫言可谓是中国当代文坛中最有创新个性的一位作家,其语言风格之独特与创作理念之个性化而一直为人所称道。本文从灵活应用《奇米影视第4色》修辞式语言、充分运用色彩词、幽默诙谐的语言风格、浓郁的乡土语言气息、变异化的语言结构等五个方面对莫言小说语言特色加以解读。  关键词:莫言;小说;语言;特色  中图分类号:H109.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2596(2014)01-0236-02  莫言作为我国当代最具创新意识的一位作家,其在小说语言领域所获得的成就为评论界所公认。一位作家用何种语言进行写作,有时候是注定的,无法加以更改。大家均在使用同样一种语言,为何一些作家的作品富有语言特色,而另外一些人则没有呢?究其原因,主要是由于一些作家通过自身的努力,唤起了语言当中原本沉睡着的不被人所关注的,属于小说家个人的语言加以表达,从而拥有自身鲜明的语言特色,而莫言正是这样一位语言大师,其小说语言个性之鲜明、风格之独特,值得进行深入解读。下面,笔者将错就筹上。  一、灵活应用修辞式语言  一是运用比喻手法。比喻可谓是莫言小说中最为常用的一种修辞格,具有鲜明的特色而且不落于俗套,显得形象生动,给人新奇感。笔者认为,莫言小说中的比喻主要可以分为讽刺比喻与非讽刺比喻等两类,其中大部分具有讽刺的意味。比如,小说《爆炸》中“她眼中所流出来的泪水浅薄而透明,仿佛没有重量,红色大脸上所挂着的水就像马头上所生出的角,令我难以接受。”这一比喻主要是对人物进行讽刺。再如,小说《透明的红萝卜》中所述“他的心脏像一只小耗子,可怜巴巴地跳动着”则没有讽刺性意味,因而属于非讽刺比喻。二是运用比拟手法。比如,小说《白狗秋千架》中的拟人:“有一匹全身皆白,只黑了两爪的白狗正垂头丧气地从小河上颓败的石桥上走过时,我正在桥头下捧着清清的河水在洗脸。”再如,小说《红高粱家族》中的拟物:“奶奶鲜嫩茂盛、水分充足,她的细语被厚重的轿壁与轿帘吸收得干干净净。”三是运用借代手法。比如,《红高粱家族》中的“鬼子”和“哑巴”就是使用了借代,运用人物特征词以指代人,从而让人物形象栩栩如生。四是运用夸张手法。比如,小说《欢乐》中的“你走回家,脑袋胀得如同柳斗般大,四肢麻木,好像死去一般。”五是运用排比手法。莫言小说当中所用到的排比语言并不是严格意义上那种结构非常整齐的排比句,而是体现出莫言天马行空一般张狂个性的长短结合的排比句子。比如:小说《生死疲劳》中的“听一听,看一看,穿一穿,一听如同铜锣声,二看如同绫罗缎,三看毛色赛黑漆……”就是如此。  二、充分运用色彩词  色彩词被广泛地应用,这是作家莫言小说语言有别于他人的重要特色之一。据一项统计,在其八万余字的小说《红蝗》当中,竟然先后出现了四百多次的色彩词。莫言小说中所用到的色彩词可以是颜色俱全,然而,毫无疑问的是,有过莫言小说阅读体验的读者首先所想到的往往是红色。莫言有好多小说在作品名称中就有红色这一色彩词,比如,作品《红高粱》、《透明的红萝卜》及《红蝗》等均是如此。再如,莫言小说《白狗秋千架》、《白棉花》中均有白色这一色彩词,而小说《金发婴儿》的作品名称中则有金色这一色彩词。莫言小说中所用到的色彩词,一部分保留了其固有的内涵,还有一部分则被赋予了某种特殊的含义。比如,《枯河》中“一轮巨大的鲜红月亮从村东边的原野上升起来时,村子里弥漫的烟雾更加浓重,并且好像都染上了月亮那种凄艳的红色。此时,太阳刚落下,地平线上还留着一大道紫云。”这段描写体现出一种凄清的《奇米影视第4色》气氛,预示着不祥的结局。红色原来代表着热情与阳光等,但是莫言却用红色表现出一种伤感和悲凉的氛围,而“紫云”中的“紫”具有不祥与恶毒的含义。  三、幽默诙谐的语言风格  幽默正是小说家们人生智慧和艺术素养的一种综合性体现,而莫言的小说往往会在特定环境下进行正经而严肃的阐述时让人觉得忍俊不禁,甚至哑然失笑,这是一种经过感知、思考以后才能有反应的具有深刻内涵的幽默,而不只是要博取读者的一笑。例如,小说《生死疲劳》中描写了常天红为配合高密县所开展的养猪运动而创作出《养猪记》,小说中说他调动了天马行空一般的想象能力,让猪们上场去说话,并且把猪划分为两派,其中的一派是主张用猛吃、猛拉来为革命而长膘和积肥的,而另外一派则是暗藏着的所谓阶级敌人猪,这一派以从沂蒙山来的公猪刁小三为代表,同时以那些只吃但不长肉的‘碰头疯’为其帮凶。在猪场中,不仅人与人之间进行着你死我活的斗争,而且猪与猪之间也进行着针锋相对的斗争,而猪和猪之间的斗争正是本戏最主要的矛盾之所在,而人则成为了猪与猪之间斗争的配角。常天红在剧中为主角猪小白所编写的唱词十分幽默和诙谐,比如,“毛主席号召全中国养猪事业大发展,一只猪就是一枚射向帝、修、反的炮弹,小白身为公猪重任在肩,一定要养精蓄锐听从召唤将天下的母猪都配完。”这其中诙谐的语言流露出了十分犀利的讽刺意境,在笑声的背后有着巨大辛酸或者其他动人心肠的内容,而这正是莫言语言的一大特征。  四、浓郁的乡土语言气息  在莫言的小说作品中,经常会出现一些让我们看不懂的方言。方言作为母语,承载着人从儿时就逐步积累起来的对于世界的认识、感受以及情感性体验。作为一种语言形式,方言不但体现于方言词汇之中,而且还包含了运用语法与语音等形式组合而成的语调与语气,尤其需要强调的是,方言还体现出小说家一种特殊的语感。作家莫言对于农村与农民有着独特的情感,其小说作品十分强调追求真实,喜欢运用原生态语言,尤其是对山东高密方言的应用显得十分突出,让小说作品的语言具有非常浓郁的乡土气息。比如,小说《冰雪美人》中“父亲从褡裢里摸出十个咸蛋,放在桌子上。”其中的“褡裢”即为方言,主要是指北方乡下农民外出时随身所携带着的一种布袋,它搭在人的肩膀上,前、后各有一个口袋,用作放置随身所携带的各种物品,前文中的“褡裢”和“摸”相互搭配,这与“父亲”所具有的农民身份十分贴切和吻合,从而强调了人物形象之穷困与沧桑。再如,小说《丰乳肥臀》中的“别听司马家大疯子胡吣,日本人来干啥?”中的“胡吣”是主人公上官吕氏骂司马亭所用的语言。方言“吣”在普通话中的含义为“呕吐”,而在高密方言中可以引申作“胡《奇米影视第4色》说八道”的意思。莫言以其自身独《奇米影视第4色》特而敏锐的视角,创设出全新而又鲜活的个性化语言,体现出语言的巨大魅力。   五、变异化的语言结构  在莫言的小说语言中,其语言结《奇米影视第4色》构还具有一种完全陌生化的效果,而这一陌生化正是作家一直以来所营造出来的独特语义场所形成的效应。语义场效应从本质上表现为一种扩大了的语义场系统论思维方式,而扩大的语义场已经不再是普通语义学当中的狭义语义序列,而是指把整个小说作品的语言看作是一个封闭的系统。在这一特定语言结构当中,语言自身所具有的含义并不明晰和确定,甚至是违背了逻辑,句子一般只是作为结构符号而承担起某种结构作用,语言所具有的这一结构含义只存在于语义场当中,所以也就只能在语义场当中加以判定。所以,莫言所要表达的含义往往潜伏于句子的组合结构当中。比如,小说《欢乐十三章》中“老态龙钟的支部书记从办公室中跑出来,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盲人摸象一般地走到教室门口,声色俱厉、色厉内荏、外强中干地吼叫一声,然后头重脚轻根底浅地走着,急急如丧家之犬。”以些词不达意的成语以杂乱无章地加以堆砌,从表面上看完全是可有可无的,但是,实际上莫言并不在于对支书的形象进行精雕细刻,而是需要通过一大串成语进行非逻辑联结以表现出主人公这一屡考不中的留级生的一种特殊心态。以上成语均能从中学阶段的语文教材中找到,主人公对于教材早已经烂熟于心,但是又食古而不化,所以当他看到支书那慌乱而又可笑的神态之时,全部和此有关的成语一齐涌上心头,但是又觉得茫茫然而无所抉择。主人公虽然还没有出场,但是其所思所想已经在以上语言结构的分析中体现了出来。再如,小说《欢乐十三章》中“跳蚤如同弹丸一般射来射去。跳蚤在母亲的紫色肚皮上爬行着,在母亲充满污垢的肚脐眼中爬,在母亲如同泄了气的破气球一般的乳房上爬。”莫言对其自幼生长的故乡具有极其复杂的情感。少年时所经历的贫穷生活经历让其厌恶农村,以至于假如有一天能离开这一土地《奇米影视第4色》,我决不会回来的。“作为小说家。莫言将故乡视为其生命和文学之源。唯其笔下所描绘的农村呈现出多元化情景。跳蚤原本是一种十分微小的生物,但莫言却有意识地夸张地提高了跳蚤的动作,使其成为现实主体,将各个人的精神生态集中起来。将人被动而又红又无奈地承受着各种贫穷、苦难的生存状态表露无遗。本句群具有结构整齐而且又富有节奏感的特,适用于非常愉悦的情境。对于传统写法来说,大部分作家对于该苦难的表述主要是采用痛苦渲泄方来得到读者的共鸣。近年来莫言则使用谐谑、欢快的口吻将语言表达功能已经做到极致化和超越化本,而且要在最大限度上将各个处事方言,而俚语、顺口溜等大杂烩来成章,并且以上话语的碎片的相互嵌入与相互混杂在同一个平面上,从而建立起了开放型的语言统计表格,并且结合实际颠覆工,当代语言文学规范性上加以方式。  六、结束语  综上所述,作家莫言正是以其独特的生活经历和身份定位的,让其能真正地融入到民间领域之中。在进入到特定历史背景之下的人物命运与心理,并以独特的思维与视角,已经形成了新颖、独特、鲜活的个性性语言,展现出语言艺术的巨大魅力,在我国小说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参考文献:  〔1〕莫言.文学创作的民间资源[J].当代作家评论,2002(1).  〔2〕刘秋云.试论莫言小说语言的乡土特征[J].时代文学(上半月),2008(2).  〔3〕江南.漫议莫言的修辞追求[J].徐州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4).  〔4〕张运峰.从艺术语言学视角看莫言小说语言的变异[J].西安社会科学,2009(5).  〔5〕李秀林.试述莫言小说的语言特点――主要以《透明的红萝卜》《红高粱》为例[J].集宁师范学院学报,2012(3).  (责任编辑 徐阳)论文来源:《赤峰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4年1期转载注明来源:https://m.xzbu.com/9/view-5679553.htm